?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核電“解凍”迎復蘇
來源:經濟日報 時間:2019-11-11 字體:[ ]

在經歷了3年多項目“零核準”后,核電產業如今重新開啟了審批通道,項目建設開始提速。當前,有序穩妥推進核電建設仍然是我國的基本戰略,安全高效發展核電是全面進入清潔能源時代的必然選擇。我國將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繼續大力發展核電產業——

沉寂數年的核電產業開始“解凍”。近日,中國(煙臺)核能安全暨2019核電產業鏈高峰論壇在山東省煙臺市舉辦。與會專家表示,核電不僅能穩定可靠地供應電力,對發電波動性強、不易調度的可再生能源形成很好的補充,同時又為解決環境和氣候變化問題提供了極其現實的選擇。近來核電產業開始復蘇,在有序發展的同時,一定要注重安全保障。

審批重啟建設提速

核電行業結束3年多“零核準”的困局后,有望迎來復蘇之年。在國家能源局上半年能源形勢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能源局發展規劃司司長李福龍表示,山東榮成、福建漳州和廣東太平嶺核電項目核準開工。這是3年半以來,首次有官方消息確認新的核電項目獲得開工核準。

資料顯示,自2015年核準8臺新建核電機組后,中國核電行業經歷了3年多的“零核準”狀態。2019年初,這一“冷凍”狀態開始悄然改變。1月30日,中國核工業集團漳州核電一期項目1號、2號機組,以及中國廣核集團惠州太平嶺核電一期項目1號、2號機組獲得核準。3月18日,生態環境部公示了兩份關于漳州核電、太平嶺核電項目的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顯示漳州核電1號機組、太平嶺核電1號機組將于2019年6月份開工。

經濟日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我國在建核電機組16臺,總裝機容量1754.5萬千瓦,其中包括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和鈉冷快中子堆示范工程。今年開工的4臺“華龍一號”,2臺在福建漳州,2臺在廣東惠州,同時,將在山東榮成建設2臺CAP1400核電站。

“有序穩妥推進核電建設仍然是我國的基本戰略,安全高效發展核電是全面進入清潔能源時代的必然選擇。中國將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繼續發展核電。”生態環境部副部長、國家核安全局局長劉華說。

核電重啟背后是廣闊的市場。2018年中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約19億千瓦,核電占2.5%,發電量占比達3.7%。根據國際主要能源機構預測,到2035年國際發電量平均增速為2.2%至2.3%。中國發電量增速較高,如按3%來預測,到2035年可能達到28億至30億千瓦總裝機容量。

據核能行業協會的研究預測,如果將核電的發電量占比提升一倍,達到8%,考慮到核電的負荷因子較高,預計到2035年中國在運核電機組將達到1.5億千瓦,在建5000萬千瓦,為實現這個目標,每年須開工6至8臺機組。若以每臺投資100億元至200億元計算,投資規模高達千億元。

多元利用大勢所趨

當前世界能源增長需求放緩,對大型核電站的建設需求減弱,我國能源轉型升級進入了新階段,對核能多用途利用提出了更高要求。國際原子能機構于2004年6月倡導成立“革新型小型核能裝置”協作研究項目,主要致力于核能多用途利用,包括城市區域供熱、海水淡化、工業工藝供熱、偏遠地區及孤網熱電聯供、海洋開發能源需求等。

2000年,美國能源部率先提出模塊式小型堆概念,用于小火電替代或城市附近進行電、熱、淡水、蒸汽聯供。中核集團于2010年正式啟動玲龍一號專項科研工作,2016年4月成為全球首個通過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通用安全審查的小型堆,是全世界小堆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2019年7月,海南省舉辦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項目(第五批)集中開工和簽約活動,中核集團宣布啟動我國多功能模塊化小型堆(玲龍一號)示范工程建設。

據IAEA統計,全球共有包括美國、俄羅斯、法國、南非、印度、韓國、日本及中國在內的11個國家正在開展小型堆技術研究,已公布的小型堆設計共有約50種,3種設計的首堆已啟動建設。

中國工程院院士葉奇蓁表示,模塊化小型反應堆可以在工廠集成組裝,完成后整體運往安裝現場,大大縮短了安裝工期。實現“即插即用”的理念,有可能使核電工程在短短的2年至3年內完成。

海上浮動核電站是當前一種重要的利用形式,其將小型核反應堆和船舶結合,突破空間限制,使核電移動化。海上浮動核電站一般采用小型核反應堆,安全性高。浮動核電站可為海洋平臺提供能源,包括電力、蒸汽等,為海洋開發提供支持,還可為孤立海島、封閉海灣提供電力和能源。

目前,世界上唯一已建成并即將投入運營的海上浮動式核電站工程是俄羅斯的“羅蒙諾索夫院士號”。該核電站于2007年開始建造,2010年核電站船體下水,2019年6月獲得核設施運行許可證,預計2019年12月正式投入運營。

中核臺海清潔能源(山東)有限公司董事長彭維表示,充分利用浮動平臺可移動性特點,一方面,可緊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面向全球市場用戶能源需求,助力各國共同解決能源發展面臨的問題;另一方面,可大幅提升我國海洋綜合保障能力,為我國發展海洋經濟、維護海洋權益和建設海洋強國提供有力支撐。

牢固樹立安全防線

核電重啟背后是廣闊的市場,但安全始終是高懸于核電發展之上的關鍵前提和絕對底線。

2011年的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曾深刻改變全球核工業發展格局,在此事件之后,全球核電人反思創新,將世界核電發展推進到“三代”時代,核電的安全性大幅提升。

“三代核電的安全性是足夠的。”葉奇蓁說,商用核反應堆50年來的正常運行證明,其輻射影響是極低的,且遠低于天然輻射水平。第三代反應堆包含在堆芯融毀時收集熔融物的堆芯撲集器以及其他安全設施,使高壓堆芯融毀的頻率降低10倍以上。

不論技術如何發展,核安全都是不能掉以輕心的挑戰。“多年的核安全監管歷程和國際實踐經驗告訴我們,核安全與核能發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生態環境部核設施安全監管司副司長巢哲雄說。

今年9月3日,我國政府首次發布《中國核安全白皮書》,全面分享了中國核安全監管理念和實踐,有效回應了社會公眾對核安全的關切,展示出我國倡導構建核安全命運共同體的決心和行動。

與此同時,《核安全法》的頒布為實現核能利用的持久安全和健康發展提供了法制保障。目前,核安全法規標準頂層設計日趨完善,修訂工作大幅加快。“要始終把安全放在核電工作首位,加強核安全文化建設,落實核安全責任,健全安全體系,持續提升核電安全水平。”劉華表示。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三计划群真的假的 曾道人免费资料2018 广西快3开奖下载 做骑手赚钱吗 牛人捕鱼 版主6肖6码 马路边卖早餐赚钱吗 搜孤手机赚钱网 kk棋牌游戏下载 女生最赚钱的行业 25选7开奖时间 云南11选5开奖官网 黑龙江11选5最大遗漏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规则 重庆时时彩基本走势带连线 大神棋牌下载地址麻将 印度工程师赚钱吗